目前分類:全能神教会书籍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神為萬物制定界限以養育全人類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原是一名「三自」信徒,跟隨主耶穌已20多年了,我也和其他的弟兄姊妹一樣都在等待著被提的那一天,能與神在空中相遇,但後來我所做的一切卻都在違背著這個願望,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後悔莫及……

96年冬的一天,本派別的趙弟兄急急忙忙趕到我家對我說:「弟兄,有人給我講神已來在中國作了新的工作,你看怎麼辦?」當時我火冒三丈大聲吼道:「胡扯!耶穌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 他們的膽子可真大,竟敢憑己意說出這話,純粹是假基督!你別聽他們的,要相信聖經沒錯。」這時趙弟兄說:「是呀!我也是這樣看的,但現在南邊各聚會點議論紛紛、不知所措,你能不能和我到聚會點去講講?別讓他們走錯了路。」此時又氣又急的我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了。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丈夫對我體貼、照顧,兒子懂事、孝順,而且我們的生活也很富足,按理說我應該很幸福,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不論丈夫、兒子對我怎麼好,家境怎麼寬裕,也無法讓我快樂起來。因為我患上了肺病、關節病,還患了嚴重失眠,整夜睡不著覺,腦供血不足,四肢無力,我感到特別痛苦卻無力擺脫。生意場上的壓力和病痛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這些病更將我折磨得痛苦不堪。為了從這些痛苦中解脫出來,我嘗試了很多辦法但都無濟於事。

1999年3月,一位朋友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藉著天天讀神的話,不斷地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知道了許多從未耳聞的奧祕,而認定全能神的確就是耶穌的再來。因此我激動萬分,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參加了教會生活,常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禱告、唱詩跳舞讚美神,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精神面貌越來越好,不知不覺身上的病痛也漸漸得到康復。為此我常常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真希望所有的人都來享受神的愛與拯救。沒多久,教會安排我負責傳福音方面的工作,我滿懷熱情地投入到了工作中,然而沒想到的是……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審判的對象。

以往談到的審判先從神家起首,這話中的「審判」就是今天神作在末世來到神寶座前的人身上的審判。或許有的人認為末世來到時神要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上面鋪著白色的台布,神坐在一個大寶座上,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神將各人的罪狀都揭示出來,由此來確定人是上天堂還是下硫磺火湖等等這些超然的想像。不管人如何想像都不能改變神作工的實質。人的想像只不過是人思維的構思,是從人的大腦來的,是從人所聽所見而總結拼湊來的,所以我說,無論人的想像多麼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畫,並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計劃,人畢竟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怎麼能測透神的意念呢?人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特別離奇,人都認為既然是神自己作審判的工作,那必定是規模最宏大的,一定是世人難以理解的,一定響徹天宇,震撼大地,否則怎麼能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呢?人認為既然是審判工作,那神在作工的時候一定特別威風,特別神氣,而那些接受審判的人一定是嚎啕大哭,跪地求饒。那時的場面一定很壯觀,一定很令人激動……每一個人都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出神入化。但你可曾知道,當神在人中間早已開始了審判工作的同時,你還在自己的安樂窩昏睡,當你認為神的審判工作正式開始的時候已是神更換天地的時候,那時或許你剛剛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但神無情的懲罰工作將在沉睡中的你帶入了地獄之中,此時你就會恍然大悟,明白神的審判工作早已結束了。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參考聖經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唯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在省地震局工作,对于所发生的灾难国家规定原则上是“内紧外松”,也就是不能向外公布实情。因政府怕发布出去引起恐慌,造成政局不稳,所以为了维护它的政权,它宁可让老百姓承受突然的灾难,宁可让无数的生命逝去!但是政府却又常常用“天无情,人有情”这样的谎言来塑造自己光辉的形象蒙蔽老百姓,使其为之歌功颂德。这是“人民公仆”的一贯作风。

回顾自己亲身经历的两次大地震,至今仍心有余悸。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001-CN.jpg

神話答案: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到造物主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06年,我在教會負責信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押運書籍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僱用的印刷廠司機不幸被中共警方抓捕,當時車上裝載的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也全部被沒收。後因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此事轟動了兩個省,且案件由中央直接督辦。中共政府了解到我是帶領,不惜重價動用武警部隊排查我工作涉及的範圍,並把與我們合作的印刷廠的兩部小車、一部貨車全部沒收,又從廠家擄走六萬五千五百元錢,押運人員身上的三千多元錢也被洗劫一空。不僅如此,警方還到我家查抄了兩次,每次都砸門而入,把我家的東西能砸的砸,能摔的摔,家裡被翻得狼藉遍地,他們比強盜劫匪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中共政府因抓不到我,就把我的鄰居和與我沾親帶故的人全部抓走,逼他們說出我的下落。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个在世上饱受苦难的人。结婚没几年丈夫就去世了,从此,家庭的重担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带着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受尽人的冷眼与欺凌,软弱无助的我天天以泪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难了……就在我悲观、绝望之时,一个姊妹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了我。当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我心里倍觉温暖,神慈母般的呼唤使我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从此,我天天读神的话,从中知道了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神主宰着每一个人的命运,全能神就是人类唯一的依靠与拯救。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积极参加聚会,在全能神的教会里,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单纯敞开,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很踏实,心里特别得释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快乐,因此,我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与希望。为还报神的爱,我开始在教会中尽本分。可是没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许人信真、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惨无人道的抓捕、迫害。

2009年腊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里洗衣服。突然五六个便衣警察冲进我家院子,其中一个吼叫着:“我们是刑警队的,是专门打击信全能神的!”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就像土匪强盗一样开始各处乱翻,将屋里屋外都翻了个遍,把翻出来的信神书籍和一台DVD机、两台CD机全部没收。接着,将我押上警车带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说的被恶警抓捕后受酷刑的情景,心里特别害怕,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一样。情急之下,我迫切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此时我很软弱,一想到受酷刑我就害怕,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除去我的惧怕。”祷告后,我想起了两段神的话:“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七十五篇说话》)“在我所有的计划之中,大红龙作了我的衬托物,成了我的‘仇敌’,但又是我的‘佣人’,因此,我始终不放松对它的‘要求’。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九篇说话》)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我害怕撒但的酷刑是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衬托物,它再凶残也在神的手中,而且,撒但越凶残越是需要我凭着信心为神作见证的时候。在这关键时刻,我绝不能被撒但的淫威吓倒,我要靠着神加给我的信心与力量战胜撒但。想到这,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到造物主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06年,我在教會負責信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押運書籍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僱用的印刷廠司機不幸被中共警方抓捕,當時車上裝載的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也全部被沒收。後因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此事轟動了兩個省,且案件由中央直接督辦。中共政府了解到我是帶領,不惜重價動用武警部隊排查我工作涉及的範圍,並把與我們合作的印刷廠的兩部小車、一部貨車全部沒收,又從廠家擄走六萬五千五百元錢,押運人員身上的三千多元錢也被洗劫一空。不僅如此,警方還到我家查抄了兩次,每次都砸門而入,把我家的東西能砸的砸,能摔的摔,家裡被翻得狼藉遍地,他們比強盜劫匪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中共政府因抓不到我,就把我的鄰居和與我沾親帶故的人全部抓走,逼他們說出我的下落。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在99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自家打稻场收棉花,因为天要下雨,这时,有两位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来到我跟前,见她们来了,我说:“你们这些传假道的又来拉我,别啰嗦!我是不会受你们迷惑的!你们都说神来了,无论你们怎么讲,出了圣经就是假的,因为马太福音24章36节讲得清楚,主来没有人知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我见她们还不走就骂道:“你们真不要脸,简直是老母猪皮,我是不可能让你们进我家的!”边骂边往家跑,把她俩关在门外。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出生在一個軍人世家,以前,我總以自己七年的軍校生涯感到自豪,為有一個「優秀共產黨員」的軍官父親感到驕傲,為自己從小接受「紅色教育」感到光榮。可如今我卻以這些為我人生中最大的恥辱,因為我這個生長在紅旗下的紅苗,與這些共產黨員、革命世家接觸得最多,看多了一幕幕黑暗、骯髒的醜態……就連我自己也身陷其中難以自拔,在不知不覺中也被它敗壞、苦害!

1993年,我在北京一家證券公司上班,當時因為職業的關係我所接觸的人多是些央行領導、銀行行長、證券公司經理、房地產公司總裁、大學教師等等,他們都是些社會精英,當然他們中多數都是共產黨員(因為在這個國家裡不是黨員就很難得到提拔、重用)。我剛進公司與這些人接觸時覺得很榮幸,認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他們都是些有知識、有文化的社會上層人物,與他們在一起一定能提高自己的素質、修養,可現實生活中的他們卻讓我大跌眼鏡。我進入公司後不久,我們證券公司的經理和一個兼職的大學老師便拉著我和公司的員工們一起看黃色錄像,他們說話放蕩淫穢、低級下流,這些行為讓我很難將他們與高級白領和為人師表的老師聯繫在一起,我也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道貌岸然。後來,四川的一家公司為了搞貸款,通過我們介紹,給央行的一領導送去兩個漂亮女孩,領導笑納後,公司便得到了貸款。一次,招商銀行的行長為了讓央行多給他們撥款,請央行一處長和他的情人吃飯(我也在場),其中有一道菜是一隻龍蝦,就這一隻蝦就花去了兩萬多元,央行處長一次送給他的情人一千多元的金項鏈和一千多元的手提包,要知道當時是在1993年,老百姓一個月的工資才只有三百多元錢。看到他們的奢華生活我很是驚訝,這就是金融界高官的生活。後來,由於工作關係我又和公安打交道,發現他們經常進行「掃黃打非」的清剿行動,但各處還是紅燈區,妓女氾濫,非但沒有被制止,反而更加猖獗,通過公安朋友的透露我才知道,公安每次行動將那些嫖客抓捕後就進行大額罰款,否則就以毀其名譽要挾,而那些妓女被抓後也得交錢,長相好的則被公安們留著自己「享用」了,所以這個行業屢禁不衰。後來,由於工作的調動我回到了四川,發現我的兩個哥哥(都在部隊工作,其中一個還立過「一等功」)在一起時總是說一些低級下流的事,都成了典型的淫蕩之徒;我的父親是個師級幹部,外表看是個威武的軍人,暗地裡卻喜歡看美女,他從報紙、書刊上剪下很多美女照粘貼在一個本子上,沒事就偷偷地「欣賞」……在工作接觸中,我聽到各級政府官員、部隊領導都說成都是一個「去了不想走」的城市,為什麼呢?因為那裡美女多,成都的大街小巷都是洗腳房、按摩室、歌舞廳,堪稱「當代的所多瑪」,是淫亂娛樂的最佳場所,所以全國各地包括北京的領導都爭先恐後以開會、檢查工作等名義蜂擁成都。這些領導在開會時「養精蓄銳」睡大覺,會後早有人為其準備好了一切,會議結束後便按著流程開始吃、喝、玩、樂,身邊時時都得有小姐陪著,他們的座右銘是「老婆心中留,小姐身邊有」,帶著小姐遊山玩水住酒店,挪用公款給小姐買金購銀,以各種名目開具發票以便上賬報銷,臨走時還要接收各個企業為換取其批示、簽字的各樣厚禮。這就是當代共產黨員腐敗墮落生活的真實寫照!從他們身上我看見了共產黨員的「風采」:吃、喝、嫖、賭,樣樣俱全。因著他們的奢侈淫蕩,他們的家庭多數都是支離破碎、名存實亡,更為可恨的是這種邪惡潮流現在反而被視為正面事物,誰若沒有婚外情就是沒有魅力、窩囊的標誌!這種由共產黨員帶頭引導的潮流導致多少個家庭破裂,使多少人活在痛苦的深淵中無力掙脫!這些事實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其實,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受害者。

文章標籤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