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不屬於我的婚姻,我釋然了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雅琪拖著瘦弱的身體,一臉憔悴地問。

誠不敢正視雅琪,吞吞吐吐地說:「只是為了多掙錢,沒有真實的感情,以後你如果碰到合適的,也可以找一個……」

聽完誠的一番話,雅琪早已淚流滿面,她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原來誠真的有了外遇。雅琪看著眼前這個曾經認為值得託付終生的男人,那一刻感到如此的陌生,兩人再沒有多餘的話。誠沒待多久,又一次狠心地走了。誠的背叛令雅琪陷入痛苦之中,以往的一幕幕也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初遇愛情 失敗告終

雅琪認為,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相愛的兩個人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身邊的朋友也常對雅琪說「找個好丈夫比上個好大學強」。因此,奉行「愛情至上」的雅琪把自己未來的幸福與希望都寄託在另一半身上,她不要求對方大富大貴,只要人好,能夠體貼照顧她就足矣。雅琪在茫茫人海中尋覓著,盼望著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出現……

24歲那年,在母親的撮合下,雅琪和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峰家裡的條件不好,但是人很實在,對雅琪也很照顧,雅琪並不介意對方的條件,她只期望兩人能彼此相愛、幸福地過一輩子。

婚後,雅琪生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日子過得平淡而幸福,雅琪用心地經營著這段婚姻。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峰迷上了打麻將,不但不掙錢養家,反而常常輸錢。每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什麼家務都不做,對雅琪和孩子的關心照顧也越來越少。為了維持這段婚姻,雅琪只能默默地忍受著,家務活都攬在自己身上。後來雅琪為了維持生活,只好丟下剛滿週歲的孩子外出打工。當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時,她盼望峰能夠體貼、安慰她,沒想到,等待雅琪的是峰賭博欠下的外債。雅琪一次次地盼望著有一天峰為了孩子和這個家能回心轉意,可是峰一次次的讓雅琪失望,最後雅琪實在支撐不下去了,忍痛結束了這段僅僅維持了四年的婚姻。

茫茫人海 重獲幸福

原本對婚姻有些失望的雅琪,一次偶然的機會和誠相遇了,誠高大帥氣的外表吸引了雅琪,他們一見鍾情。相處一段時間後,雅琪發現,誠不但長得帥氣,而且又有技術,還特別勤快、愛乾淨,做菜也很好吃,對雅琪更是溫柔體貼,處處都合雅琪的意,簡直無可挑剔。誠的出現使雅琪一顆受傷的心得到了撫慰。

半年後,雅琪和誠終於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婚後,誠對雅琪體貼入微,下班後家裡的家務活幾乎全包了,還常常給雅琪做她愛吃的菜。看著誠為自己付出的一切,雅琪深受感動,她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值得託付一生的人。雅琪對誠也一心一意、百依百順,把心全部投入到家庭中,放在丈夫身上,身邊的親戚、朋友都不怎麼來往,為了誠,她甚至可以選擇不去教會做禮拜,只因為誠不喜歡。在雅琪心中,誠就是她的全部。

白天,雅琪和誠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奮鬥著,為著他們的小家庭能過得更好而共同努力。晚上,他們一起吃飯、聊天、散步。週末,他們一起逛街、登山,幾乎形影不離,幾年如一日,雅琪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幸福生活 戛然而止

但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雅琪痛徹心扉……

一天,誠對雅琪說:「我要調到別的地方工作,社長在那邊開辦了分廠,要帶我一起去,以後只能每週六回來一次。」聽誠這麼說,雅琪雖很不願意與誠分開,但是為了誠能更好地發展,她答應了。

十一年了,雅琪第一次跟誠分開這麼久,沒有誠的日子,雅琪覺得日子過得很沒意思,每天都盼著週六快點來到,這樣就能跟誠團聚了。就這樣過了兩個月,雅琪沒想到誠給她帶來了更不好的消息,誠對雅琪說:「我把那份工作辭掉了,找了一份更賺錢的工作。但是,我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這期間我不能回家,過年也不回來了……」誠的這一番話來得太突然,讓雅琪一時反應不過來,臉上的笑容一瞬間冷卻了下來,雅琪不解地問:「不在首爾嗎?」誠淡淡地說:「不在,工作地方不固定。」雅琪看著誠有些失落地說:「我們現在該有的都有了,也沒有什麼負擔,不需要那麼拼命。」誠輕描淡寫地說:「嗨!趁還沒老想多掙點兒。」

雅琪認為誠只是跟他提一下這件事而已,況且她並沒有同意,誠為了她應該會考慮一下。但第二天雅琪下班回到家看到的卻是:行李箱沒有了,誠的衣服也沒有了,車也不在了。雅琪突然想起昨晚的一番對話,呆呆地站著:「難道誠真的走了?不跟我打聲招呼就這樣走了?難道在誠的心中,工作、掙錢比自己還重要嗎?十多年的感情就這麼脆弱嗎?」此時雅琪的腦子裡一片空白,淚水一瞬間模糊了她的雙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使雅琪無法承受,「噗通」一聲暈倒在地。

雅琪醒來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漆黑的夜晚,她坐在地上,瘋狂地撥打著誠的手機號,卻始終打不通,緊接著雅琪又不停地撥打誠的微信號,打通了卻始終沒人接。雅琪簡直無法相信,結婚十多年的誠就這樣離開了她,她撕心裂肺地哭著,一遍遍重複撥打著曾經熟悉的號碼。不知打了多久,誠終於接了,很不耐煩地說:「有什麼事一直打個沒完沒了?我的工作很危險,所以把你的電話阻止了,有事發短信,別打電話。我不是跟你說了要離開幾年嗎?還讓我怎麼說!」雅琪邊哭邊委屈地說:「有什麼事你回來咱們好好商量,只要不是死的事我都答應你。」丈夫的一反常態讓雅琪頓時有了點意識:莫非誠有外遇了?不可能……雅琪不敢再往下想,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了更大的打擊。

一個星期後,誠回了一趟家,雅琪問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誠默認了,雅琪怎麼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想到這兒,心裡的痛苦不禁把她拉回到現實中。她在心裡吶喊:「難道這十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就不能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幸福長久的婚姻?」

誠走後的日子,雅琪眼神呆滯地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她和誠生活的點點滴滴像電影一樣一幕幕浮現在眼前……這樣的打擊讓雅琪無法承受,她像丟了魂一樣,精神萎靡,還得了重感冒,幾天都起不了床。

一個月後,誠回來看雅琪,雅琪臥病在床,憔悴不已。而誠,從頭到腳穿著名牌,頭髮也重新燙過,還換了一輛更高檔的新車。誠對雅琪說:「我來看看你,馬上就得走,你別這樣,該吃就吃,該穿就穿,好好過以後的日子。我知道這樣對你很殘忍,可是她有賺錢的途徑,而且是韓國人,我跟她在一起能賺更多的錢,這就是現實!」

極度痛苦 神愛拯救

失去誠的生活,雅琪的天也彷彿塌了,每天都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精神恍惚。看著他們曾經一起經營的溫馨小家,如今變得如此冷清,雅琪一天都不想在這個家裡待著。為了忘記誠給她帶來的痛苦打擊,雅琪只好瘋狂地工作,週末也不休息,以此來麻醉自己。同時,工作的強度、精神的刺激使雅琪的身體再也無法承受,她的腰部以下開始麻木,不得已她去了醫院。醫生說:「你的脈搏很微弱,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再這樣下去你會得抑鬱症的,你得多注意休息,多跟別人說說話,多笑一笑,這樣對你的病情好轉有利。」雅琪聽後,只是苦笑了一聲。

一天夜裡,雅琪打開手機看了母親給她發來的視頻。母親是信主的,她突然感覺到主才是她的依靠,她已經離開主好久了,於是她決定找一處教會好好信主。

在教會裡,雅琪認識了一位姊妹,她們年齡相仿,姊妹對雅琪的關心使她冰冷的心稍稍有了些安慰,雅琪感受到了姊妹的善良,於是把她的痛苦毫不保留地跟姊妹說了。後來,姊妹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雅琪。

雅琪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雅琪哽咽地讀完這段神的話語,神的話語如一股暖流湧進雅琪受傷的心,讓雅琪頓感溫暖。原來,在自己痛苦憂傷之餘,神一直在自己身邊默默地守候、陪伴,等待自己有一天能回到神的面前。雅琪感到神的心是那麼的美善,也只有神,只有造物主對他所造的人類有真正的愛,只有神值得她依靠。

家庭婚姻, 撒但毒素, 神的拯救

找到根源 放下恩怨

隨後,雅琪開始積極去教會參加聚會,跟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對神話語的經歷和認識。藉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雅琪漸漸從痛苦中走了出來,身體也在慢慢好轉,心情也由以往的憂鬱變得釋放,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雅琪覺得自己身邊有了親人。雅琪回想自己兩段婚姻都以失敗告終,給自己帶來了不盡的痛苦,尤其是和誠的這段婚姻,更是讓她痛徹心扉。雅琪想從神的話中找到問題的根源。

一次聚會中,雅琪看到一段神的話:「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麼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

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和神話語的揭示,雅琪認識到撒但就是藉著各種社會邪惡潮流來敗壞人類,如果沒有真理、沒有分辨善惡是非的能力,就會隨從邪惡潮流墮落,變得無情無義,失去良心理智與做人的道德。雅琪回想第一段婚姻起初還算幸福,但因丈夫在這個社會的大染缸裡迷戀上了打麻將、賭博,對家裡的一切都不管不問,導致這段婚姻早早結束了;第二段婚姻可以說傾注了她的全部,丈夫開始對她呵護有加,但在這個物慾橫流的邪惡社會中,人人都崇尚金錢,追求高品質的生活,漸漸地,誠也開始受社會邪惡潮流的薰陶影響,為了金錢和個人的肉體享受,竟然不顧十多年的夫妻情分拋棄了家庭,出賣了自己的人格與尊嚴,和一個能讓他掙錢的女人在一起。雖然誠也知道這樣做違背道德人倫,但他無法從邪惡的潮流中拔出雙腳。明白了這些,雅琪不再為誠的離棄而耿耿於懷,也不再恨誠了,而是恨這個邪惡的世界,恨撒但。

愛情至上 純屬謊言

在弟兄姊妹的澆灌扶持下,雅琪對自己追求的觀點又有了更深的認識。一次,姊妹給雅琪讀了一段神的話:「婚姻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在人還沒有接觸到婚姻的時候都會對婚姻充滿幻想,這個幻想是美好的。女人幻想過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男人幻想過找到自己的白雪公主。這就意味著什麼?每一個人對婚姻都是有要求的,也是有條件的,都有自己的標準。尤其在現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各種影視劇、各種雜誌、各種信息不斷地灌輸『愛情至上』的理念,讓人對婚姻有了所謂的更純潔、更高的要求。

姊妹跟雅琪交通說:「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我們每個人對自己的婚姻都有一個標準,都把婚姻想像得很美好。因為撒但藉著各種影視劇、雜誌給我們灌輸了許多愛情觀、婚姻觀,如『愛情至上』『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很多人把愛情、婚姻看得高於一切,也想像很美好,於是把自己的整個身心都投入到婚姻上,為了擁有完美的婚姻而付出自己的一切。可是現實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美好,想擁有純潔的愛情和幸福的婚姻根本就不可能。因為我們經撒但敗壞以後,都特別自私、貪婪、邪惡,處處考慮的都是個人的利益,人與人之間沒有真實的感情,多數人都是喜新厭舊、互相利用,丈夫背叛妻子、妻子背叛丈夫的事屢見不鮮,即使暫時能彼此相愛,可一旦臨到各種利益的誘惑,就會變得無情無義。『愛情至上』其實就是撒但灌輸給我們的一種錯誤的觀點,純屬是謊言、欺騙,我們如果把幸福寄託在愛情婚姻上,這是愚蠢的事。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對我們有真實的愛,能給我們真正的幸福,只有神值得我們追隨與仰望,這需要我們慢慢去經歷體會。」

雅琪聽了姊妹的交通,恍然大悟,原來「愛情至上」這個觀點是錯誤的。雅琪回想自己一直在追逐著理想中的美滿婚姻,在這過程中,她把婚姻看成了自己的全部,為了誠,她失去了朋友、遠離了親人,甚至把主都拋在了腦後,只為了討得誠的歡心,但最後臨到的卻是誠的背叛,以及不盡的痛苦與打擊。雅琪明白了,她在婚姻中傾注了自己的全部,就是受「愛情至上」這個觀點支配的,她認為只要能擁有幸福的婚姻,就算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對方也是值得的,可是兩段婚姻都沒有如願,尤其是她和誠的婚姻破裂時,她覺得自己失去了全部一樣。雅琪開始意識到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只能給她帶來不盡的痛苦,不來到神的面前,誰都看不透撒但的詭計。只有來到造物主的面前,接受造物主的拯救,把神當成自己的依靠,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回到神前 心裡踏實

現在的雅琪在教會中盡上了本分,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語,分享個人的經歷認識,心靈無比的釋放自由,雅琪感受到了神賜給的平安、喜樂,體會到了只有神值得她依靠仰望,只有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才能活出真正有意義的人生。

一次,雅琪在靈修時看到一段神的話:「你經歷來經歷去,慢慢就覺得『離開父母我照樣活得很好,離開丈夫我照樣活得很充實,離開兒女我照樣活得很快樂,很平安,很喜樂,我不再虛空,不再依靠人,我會依靠神了,神是我隨時的供應、隨時的幫助。雖然我摸不著、看不見他,但是我知道神隨時隨地就在我身邊,只要我禱告他,只要我呼求他,他就會給我感動』,那時候神真成你的神了,這些問題都解決了。」雅琪不禁感嘆,曾經她覺得離不開誠,誠就是她的一切。但現在她來到了神的面前,學會了依靠神,享受到了神的愛,心靈得著了釋放,離開了誠,她一樣過得很幸福,雅琪從心裡感謝神把她從痛苦絕望中拯救出來。

筆者:韓國  喚醒

推薦我終於明白了 神的性別方面的真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馨 的頭像
陳馨

一心跟隨全能神

陳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